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史校友 > 校友征文 > 正文

求学

 我的求学历程
作者:钱晓东

     三十年前,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从南浔中学高中课堂上悄悄地溜走,远离父母来到了嘉兴卫校,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选择---放弃高考,为的是一个并不髙尚的理由,想要早点工作,因为厌倦了读书。
    当年的嘉兴卫校是培养浙江省药剂士的"西点军校",我们的录取分数高得出奇,班里大多同学曾担任班长等班干部之职,放弃重点高中是为了早点"跳农门",那是农村60后们认为通往成功之路的必经之门,像我这般厌学的小镇居民是少之又少的。而我们的老师很多刚刚毕业,如班主任倪国权,化学老师张杰,药剂老师傅应华,他们对教育对学生的热爱,不知不觉就点燃了我心中的求知欲望,他们让我们不再把自己当作中专生,而是大学生,不论是高等数学还是无机化学,白天课堂上我们学的是中专教材,晚自修就啃起了大学教材,而我们年轻的老师们不是在教室里辅导我们,就是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还有我们的班主任于寿昌老师竟给我们组建了科研小组,从人脾脏中提取药物,充分调动了我年轻的好奇心,回想起来,我就读过很多学校,但从未再遇到过对教学如此痴迷的老师,而我们这般学生也都未曾辜负老师,我们的书本真的都快翻烂了,这年头的学生肯定都没见过那惨样。老师习钻的题目总有人答对,我的学习热情也完全被激发了,晚上赖在寝室门口昏暗的路灯下看书,早上不约而同的去校园假山旁晨读,星期天啃着瓜子又在那小树林里用功,转眼三年间,我从科研组长、学习委员、班长到优秀毕业生,在卫校老师们的激励下成长,收获了一个又一个荣誉。
     工作一年,一切很顺利,但在医院里想着那些大学生们的文凭,总有些不服气,在中专学得再好,没个大学文凭,总还是心虚,因此,我第二年就开始读夜校准备成人高考,那样的日子是忙碌而充实的,白天是药剂士,晚上是“大”学生,一年后终于如愿以偿,我竟然真被医院选送至上海医药职工大学脱产三年就读药物分析专业,我当年在嘉兴卫校打下的化学基础,完全派上了用场,课堂上常是我在下面和老师互动,轻轻松松就能考高分,以至上海医科大学的老师来我校兼课认识我后都鼓励我去他们学校以大专身份直接报考研究生,但我不能,我和医院签了十年合约,毕业后要回原单位,我也想报答医院对我的知遇之恩。在上海,我学到了当时药物分析的最好仪器:核磁共震仪,机器好大,将近有一间屋那么大。我也亲手操作了当年刚引入中国的高效液相仪,完成了我大学的优秀毕业论文,还有我们计算机机房人手有一台苹果电脑可用来学习编程,我是班上最快完成编程作业的,这些虽然都是很小的成就,但在我年轻的心里,培养了我一种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理想,使我敢于把目标定高,定远,现在我年近半百,还有梦想可以追求,应该说是得益于当年的老师,使我们不只把自己当成一个中专技工,而是一个怀揣理想的少年。
1991年,经历了学潮的洗礼,我成长了,毕业回到湖州第一人民医院,希望以自己学到的先进技术为医院的临床药学发展作出贡献,但命运弄人,我却被领导安排在了药品采购员的岗位,虽说是医院的一个很重要,很多人羡慕的岗位,但毕竟与我的理想相去甚远,
在连任了两届后,我没在河边湿鞋,也没抛弃我的理想,寻找机会来到了医院药品检验岗位,从商场回到了书本,我捡起了八年未碰的英语,原本英语就不是我的强项,我的中专是我的骄傲,但我的英语老师却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兼的,这是我们的软肋,幸好我大专毕业后一直喜欢电脑,我找到了一款很好的英语学习软件“轻轻松松背单词”,是一个教了十年英语的蒋刚老师,用他的业余编程水平制作的。我用它每天轻松记忆25个新单词,一年后,我的词汇量从不足一千,达到了八千,英语水平飞速进步,我没有英语三级证书,直接报考六级,一次通过,我自信心爆棚,1998年11月临时决定报考脱产研究生,花了三个月备考,考研英语拿到了67分,仅因有机化学发挥失常少了3分,未能进入浙大。这年我又一次参加了成人高考,转专业报考计算机技术,硬啃下了模拟电路等工科科目,考取了浙江工业大学的专升本函授学习,后又转回湖州就读中央广播大学远程教育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三年后顺利毕业并是本届唯一获得学士学位者。
虽然从中专生成了本科生,但我的大专、本科均属于5大生之类,心中总觉得还未补上我的大学梦,2002年11月,时隔4年,我又一次燃起了梦想,又花了三个月备考,终于以36岁的大龄成为2003年浙大招收的年龄最大的硕士研究生,我也毅然辞去了工作了17年的工作,开始了新的人生挑战,浙大三年让我接受了严格的科研训练,培养了科研思维,我为了挑战自己的体力与智力极限,整整一年泡在实验室,通常早上7点进,晚上11点走,有时甚至要干到凌晨,终于发表了一篇影响因子近3分的SCI论文,是当时我们浙大医学院少数几个在硕士阶段发表SCI论文的学生之一。
硕士毕业前后,我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十字路口,我在浙大也曾参加了托福、GRE考试,出国深造一直是我的梦想,而自己创业,在经济大潮中搏一搏的念头也在激发我的斗志,更有回家乡学校当老师的打算,但最终我以全省最快速度创办了一家医药公司,经营半年,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又决然放弃经商,进了湖州市中心医院药剂科,干回了我的药剂本行,成为本行业从业经历最丰富的人,2007年5月我考取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博士研究生,2008年1月我任湖州市中心医院药剂科副主任(全面负责),工作与学业的矛盾摆在了我的面前,我们医院是浙北最大的龙头医院,药学学科的带头人,我深感责任重大,我暂停了学校的学业,一心一意扑到了我的工作岗位,一晃而过的4年药学管理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工作基础,但我只能利用每年春节前后的一点时间从事我的博士课题研究,2012年1月我有了机会转任药品调剂科科长,工作压力终于小了下来,2013年6月,历经六年终于拿到了博士毕业文凭,但这不是终点,活到老学到老是我的人生路,但学习也不是目的,现在的我,又开始一心扑在了科研上,科研不仅是年轻人干的事,只要有目标,人生任何时候都可以是个起点,嘉兴学院73岁的老本科生毕业了,还在求学路上,相比之下,我的科研之路还可以走得很长,希望能有一个好的成绩,回报我的母校,我的恩师们。                                      
Copyrights ©2014 http://medicine.zjxu.edu.cn 嘉兴学院医学院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