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史校友 > 校友征文 > 正文

我是萧山卫校大厦中的一块砖

 我是萧山卫校大厦中的一块砖
作者: 周文
 
   1986年7月,带着美好的梦想,我离开了母校,8月份到萧山人事局报到,接待我的是一位女同志,她微笑地对我说:“猜猜,你分配到哪里了?”“第一人民医院?”“妇保院?”“城北人民医院?”“啊呀,你怎么老是猜医院啊?卫校,你听说过吗?”“卫校?我怎么会去那里呢?”“是的,当老师不是挺好?寒暑假的,就是那地方偏僻了点,其他挺不错的,真不骗你的。”一晃28年过去了,现在想来她真的没骗我。报到后的第二天,我就跟我妈妈一起去参观学校,从家到学校只有一趟4小时一班的公交车,所以现在30分钟的车程,那时候花了我整整一天时间。后来我才知道,由于萧山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六个示范县之一,当地卫生局为加强基层妇幼保健工作,与杭州护校合作招收助产专业学生,我作为专业教师分配下去的。
初到学校最大的问题是怎么上好课?这是我心中最最没有底的事情,记得第一次走上讲台是给85级职工医士班的学生上课,面对着比我年龄大10几岁的“大”学生们,我心里阵阵发慌,虽然我花了近一周时间备这两节课,但我还是紧张,记得我是红着脸将一堂课上完的,下课后有个学生走上来拍拍我的肩,说:“周文,讲得还不错!”我顿时信心满满了。第一次出试卷给学生考试,我站在那里监考,比她们还紧张,心里老想着万一学生都不会做怎么办呢?我这不是在害人吗?直到试卷全部批阅完毕我才松了一口气。二十几年来我养成了认真备课习惯,虽然如今已经是老教师了,但上课前我必定要先在脑子里回顾一下今天的上课内容,然后进教室。在上课中将条理讲清,重点突出,让学生在听我课之后看书,有事半功倍的感觉。86年至90年招收的助产士均是我们学校与杭州护士学校联合招的正规中专学生,他们对教学质量抓得比较紧,每学期的考试科目均由他们命题并阅卷,从历年的考试成绩看,我教的班与他们本校的班级成绩都不相上下的。另外由于我们学校性质特殊,这么多年来招收过各种不同性质的班级,我所教的妇产科也参加过各种统考与会考,均能取得满意成绩。1991年起我们学校在教学管理上每学期又增加了教师授课质量满意度测评,非常荣幸,我的授课均能达到98%以上的满意度。
作为一名教师,除了上好课以外,当好班主任,管理好学生,也是一门非常深的学问,目前我是萧山卫校最老的班主任了!第一届学生是我刚进入卫校就接管的,当时学校管理也不正规,将一个班级的学生交给我就完事了,幸好当时吃住在学校,与学生朝夕相处,那时的中专学生各方面素质也比较高,我在学生的鼓励下不断提升自己,在工作中积累经验。年轻时我与学生是朋友关系,我们无话不谈,相互交流,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用自己的生活经验给学生提供指导,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困惑,同时她们也不断给我不断更新观念,使我的思想跟上时代的步伐。因此,我觉得当班主任是“痛并快乐着”的事情。由于我们学校每年招的班级性质不同,学生素质差别很大,特别是有男生的医士班和护理助产班在管理上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但是学校对班级的综合考核是一个标准的。大概是我在学生管理方面能“强”吧,所以每次这样的好事都会轮到我头上,我也好说话,接就接呗!但后来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每年的先进班主任都是别人的,奖金也是别人的,我却什么也没有捞到,当了七届22年(2001级当了一年后班级被拆分了)只有4年先进的,但仔细想想我也是不吃亏的,学生们在教师节发自肺腑的赠言,不是对我最大的奖励吗?记得2006年的教师节,那天晚上我正在家中上网,突然接到我们班学生的电话,让我去一趟学校,他们有事跟我说,我立马驱车前往,走进教室,看到是令我今生难忘的场面,全班每人手捧烛台站在座位上,齐声说:“周老师,谢谢您,祝您节日快乐!”然后鞠躬,班长献花。献花中插着学生们的祝福语:“周老师:教师节快乐,其实我们很爱你!临床0501班同学贺”此时我除了能说“谢谢”两个字,还能用什么语言表达呢?虽然这帮孩子在进入卫校的一年间是那么的淘气不懂事,经常给我惹麻烦,但他们也是能感觉到老师的辛苦的,只是转变需要时间,需要我们的耐心而已。在我孩子读中学前,我一直住在校园内,与学生一幢房子之隔,所以班里学生生病不能按时吃饭的时候,我就煮些东西送过去,这些都成了学生终身难忘的事情,等若干年后还想着我的“作品”呢!进校的第一年是大家的性格磨合期,这一年是我最花时间的,到了第二年,彼此间都非常熟悉了,班级就跟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各司其职,相互帮助,其乐融融,第一年大家还称呼大名,第二年都改了,连我也变“文文老师”了,这种氛围真是不错。如今我也跟我的老师们一样,“桃李满天下”了,每每进入医院听到学生们亲切地喊我“周老师”,我的心里就有无比的成就感。
无意中我当上了老师,实现了自己从小的理想,所以一开始我就想把它干好,不被淘汰。中专教中专只有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才有的,但当时学校地处农村,去杭州读夜大是不可能的,学校领导也不会同意,直到1992年浙江省开始了护理大专自学考试,我有幸成为第一批参加者,并顺利拿到大专文凭,这期间我女儿出生了,读书-工作-家庭三座大山也没有把我压垮,感觉自己一下子强大了,2001年又成为第二批专升本护理专业函授学生(第一年入学考试高等数学只考了8分没有被录取),2004年拿到毕业文凭后立即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证的考试,直到2005年我才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教师!2004年起我每年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反思与总结,并在各级各类杂志上发表相关文章,在学校里对年轻教师进行教学及班级管理指导,受到年轻老师们的欢迎,2011年我晋升为高级讲师。
1995年起我进入学校中层管理,先后在教务科担任过副科长,负责管理学生实习工作以及教师教学考核事宜,在学生科担任过科长,建立健全了学校学生管理制度,还到总务科担任过3年科长,无论干什么工作,我都是少说多干,踏踏实实,尽我所能干好事情,让领导放心,同事满意。如今我已年近半百,推辞了一切行政工作,给年轻老师让位,我只想在我的教师岗位上发挥最后的作用。
我是萧山卫校大厦中的一块砖,我存在的时候没有人关注,觉得一切理所应当,当我脱落的时候,才会让人想起我的作用。我没有特殊的闪光点,更不能说“杰出”,我只是嘉兴卫校培养的无数学生中的一员,在为我们的卫生事业默默地作出应有的贡献。
 
Copyrights ©2014 http://medicine.zjxu.edu.cn 嘉兴学院医学院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