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史校友 > 校友征文 > 正文

记不住的和忘不掉的

记不住的和忘不掉的
作者:姚梅琪
  有些事,想记住它却总是记不住,即便挑灯夜读死记硬背,还是记不住,比如象解剖学的那些名词。有些事,不去记它,却总是忘不掉,比如象教解剖学的那个老师,许德星老师。年轻的校友是不知道许老师的,因他已是杖朝之年,退休几十年了。
  我忘不掉许老师是因为他书教得好,教得很好。很好。那个时候我们护士班的小姑娘才十六七岁,最害怕上解剖课,有几个胆小的连看一眼尸体的勇气也不太有。不过许老师有办法让我们不怕。记得那天上午,第一次上解剖实验课,我算胆大的,睁着眼睛走进实验室,我看见一堆一堆尸骨摊在桌上。许老师让我们围着桌子坐下,先是讲授“骨的形态”,什么长骨、短骨、椎骨、扁骨、不规则骨……,估计是害怕,同学们几乎没有听。接下来许老师让我们做游戏,分组比赛“抢骨头”:他说“长骨”,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在一大堆尸骨中找一根长骨,并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根骨头送至讲台上。我们组里有个叫范利仙的同学,她动作很快,每次总是抢在别人前面找到骨头,因此我们小组赢了。当我们兴奋又开心地欢呼胜利的时候,已经忘了恐惧,因为我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抓着抢来的尸骨。
  我们女生不喜欢上解剖课的另一个原因是怕脏,那些黏糊糊的内脏、剥了皮的肢体、还有那个露着白牙的头颅,真的不敢碰。不过许老师有高招能让我们动手接触尸体。那天我们也在实验室上课,许老师在尸体上示教腿部的肌肉,同学们则站在一旁围观,许老师一边讲解,一边关注着我们的反应,其中有一个叫沈建美的同学引起了他的注意。沈建美是个漂亮的女孩,皮肤很白,人很清瘦,估计是怕脏,她一直站在远处努力的观望。突然,许老师对着沈建美大叫:“你!赶紧去把门口的那条腿帮我搬过来,快!”沈建美一惊,二话不说马上搬起门口的那条腿跑了过来。我当时很佩服沈建美的勇敢,居然能够抱着一条死人腿走路!不过据沈建美说,她当时被许老师一叫,一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赶紧地去搬个东西来,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后来我们都会碰尸体了,也不再怕这怕那。
  毕业以后我一直没遇见过许老师,原以为我会渐渐地把他忘了。不过没有。80年代,全国热播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的时候,把我对许老师的思念推向高潮。电视剧里有个美丽的桃花岛,岛上软禁了一位武林高手“老顽童”,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老顽童就犯条件反射,马上想起许老师。那老顽童高矮胖瘦的身材,皮球一样的圆头,滑稽的表情,高超的本领,与许老师似乎有些血缘。不过与老顽童相比,我们的许老师本领有加。许老师特别有才,除了会上解剖课,还会画画,会唱英文歌,会摄影,这些我是亲眼目睹的。据说他还会很多别的,不过我没有见过,在此省略。
  许老师画画堪称一绝,我见过好几次,而有清晰记忆又一定要说出来的只有两次,一次是画肺,他左手右手各拿一支粉笔,左右开弓,刷拉一下,几秒钟两个肺便出现在黑板上,左肺是左肺,右肺是右肺,与书本上的一模一样。另一次是画胃,他右手持笔,先画一笔胃小弯,后画一笔胃大弯,两笔画成。不过他画的胃与书上的胃不一样,仔细详看后会发现黑板上的胃在胃大弯的下部稍微鼓出一小块,为什么呢?许老师有话说。他说:“书上的胃是死人的胃,我黑板上的胃是活人的胃,活人的胃是在工作的在蠕动的,因此胃大弯的下部会鼓出一个蠕动波”。他还说:“你们要记住这幅画,记住会蠕动的胃,因为教科书里的知识是死的,而将来你们护理的人却是活的。千万不要读死书,死读书”。我真的记住了他的话,还有那个活的蠕动的胃。以至于在我后来执教时也给学生们画了一个胃大弯的下部稍微鼓出一小块的蠕动胃。
  至于许老师会唱英文歌那是真的,记得在暑假前夕复习迎考的一个炎热的夏天,那个时候教室里没有电风扇,没有空调,同学们热的昏昏沉沉,只有七、八个人在坚持看书。许老师来了,他说要给我们唱首歌,哇!同学们一下子来了精神。歌声很美!可惜全是英文我没能听懂,但他唱歌时的神态我一辈子也忘不掉。他唱歌的时候声音很轻,因为隔壁正在上课;他唱歌的时候双手捏着拳头,边唱边用拳头打拍子;他唱歌的时候微微弓着背还点着头,因为他不是蒋大为李双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不知道表演时需要挺身收腹提臀扬眉。我当时坐在第一排,兴奋地听他唱着,听着听着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不肯吃饭,于是外婆给我念儿歌,外婆的普通话蹩脚的要死,但余音及其珍贵,因为在我长大后考进卫校之前,她老人家早已驾鹤西去。
  有人说光阴似箭,人生苦短,也有人说日月如梭,岁月如歌。离开母校32年了,虽然从未回来过,但记忆里一直和老师们在一起。感谢啦,亲爱的老师们,我的班主任王老师、副班主任徐老师、生物老师李老师、生理老师杨老师、生化老师曹老师、语文老师倪老师,……还有本文主角许老师,你们是我永远忘不掉的记忆。
有些事,想记住它却总是记不住,即便挑灯夜读死记硬背,还是记不住,比如象解剖学的那些名词。有些事,不去记它,却总是忘不掉,比如象教解剖学的那个老师,许德星老师。年轻的校友是不知道许老师的,因他已是杖朝之年,退休几十年了。
  我忘不掉许老师是因为他书教得好,教得很好。很好。那个时候我们护士班的小姑娘才十六七岁,最害怕上解剖课,有几个胆小的连看一眼尸体的勇气也不太有。不过许老师有办法让我们不怕。记得那天上午,第一次上解剖实验课,我算胆大的,睁着眼睛走进实验室,我看见一堆一堆尸骨摊在桌上。许老师让我们围着桌子坐下,先是讲授“骨的形态”,什么长骨、短骨、椎骨、扁骨、不规则骨……,估计是害怕,同学们几乎没有听。接下来许老师让我们做游戏,分组比赛“抢骨头”:他说“长骨”,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在一大堆尸骨中找一根长骨,并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根骨头送至讲台上。我们组里有个叫范利仙的同学,她动作很快,每次总是抢在别人前面找到骨头,因此我们小组赢了。当我们兴奋又开心地欢呼胜利的时候,已经忘了恐惧,因为我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抓着抢来的尸骨。
  我们女生不喜欢上解剖课的另一个原因是怕脏,那些黏糊糊的内脏、剥了皮的肢体、还有那个露着白牙的头颅,真的不敢碰。不过许老师有高招能让我们动手接触尸体。那天我们也在实验室上课,许老师在尸体上示教腿部的肌肉,同学们则站在一旁围观,许老师一边讲解,一边关注着我们的反应,其中有一个叫沈建美的同学引起了他的注意。沈建美是个漂亮的女孩,皮肤很白,人很清瘦,估计是怕脏,她一直站在远处努力的观望。突然,许老师对着沈建美大叫:“你!赶紧去把门口的那条腿帮我搬过来,快!”沈建美一惊,二话不说马上搬起门口的那条腿跑了过来。我当时很佩服沈建美的勇敢,居然能够抱着一条死人腿走路!不过据沈建美说,她当时被许老师一叫,一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赶紧地去搬个东西来,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后来我们都会碰尸体了,也不再怕这怕那。
  毕业以后我一直没遇见过许老师,原以为我会渐渐地把他忘了。不过没有。80年代,全国热播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的时候,把我对许老师的思念推向高潮。电视剧里有个美丽的桃花岛,岛上软禁了一位武林高手“老顽童”,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老顽童就犯条件反射,马上想起许老师。那老顽童高矮胖瘦的身材,皮球一样的圆头,滑稽的表情,高超的本领,与许老师似乎有些血缘。不过与老顽童相比,我们的许老师本领有加。许老师特别有才,除了会上解剖课,还会画画,会唱英文歌,会摄影,这些我是亲眼目睹的。据说他还会很多别的,不过我没有见过,在此省略。
  许老师画画堪称一绝,我见过好几次,而有清晰记忆又一定要说出来的只有两次,一次是画肺,他左手右手各拿一支粉笔,左右开弓,刷拉一下,几秒钟两个肺便出现在黑板上,左肺是左肺,右肺是右肺,与书本上的一模一样。另一次是画胃,他右手持笔,先画一笔胃小弯,后画一笔胃大弯,两笔画成。不过他画的胃与书上的胃不一样,仔细详看后会发现黑板上的胃在胃大弯的下部稍微鼓出一小块,为什么呢?许老师有话说。他说:“书上的胃是死人的胃,我黑板上的胃是活人的胃,活人的胃是在工作的在蠕动的,因此胃大弯的下部会鼓出一个蠕动波”。他还说:“你们要记住这幅画,记住会蠕动的胃,因为教科书里的知识是死的,而将来你们护理的人却是活的。千万不要读死书,死读书”。我真的记住了他的话,还有那个活的蠕动的胃。以至于在我后来执教时也给学生们画了一个胃大弯的下部稍微鼓出一小块的蠕动胃。
  至于许老师会唱英文歌那是真的,记得在暑假前夕复习迎考的一个炎热的夏天,那个时候教室里没有电风扇,没有空调,同学们热的昏昏沉沉,只有七、八个人在坚持看书。许老师来了,他说要给我们唱首歌,哇!同学们一下子来了精神。歌声很美!可惜全是英文我没能听懂,但他唱歌时的神态我一辈子也忘不掉。他唱歌的时候声音很轻,因为隔壁正在上课;他唱歌的时候双手捏着拳头,边唱边用拳头打拍子;他唱歌的时候微微弓着背还点着头,因为他不是蒋大为李双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不知道表演时需要挺身收腹提臀扬眉。我当时坐在第一排,兴奋地听他唱着,听着听着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不肯吃饭,于是外婆给我念儿歌,外婆的普通话蹩脚的要死,但余音及其珍贵,因为在我长大后考进卫校之前,她老人家早已驾鹤西去。
  有人说光阴似箭,人生苦短,也有人说日月如梭,岁月如歌。离开母校32年了,虽然从未回来过,但记忆里一直和老师们在一起。感谢啦,亲爱的老师们,我的班主任王老师、副班主任徐老师、生物老师李老师、生理老师杨老师、生化老师曹老师、语文老师倪老师,……还有本文主角许老师,你们是我永远忘不掉的记忆。
  知识是死的,而将来你们护理的人却是活的。千万不要读死书,死读书”。我真的记住了他的话,还有那个活的蠕动的胃。以至于在我后来执教时也给学生们画了一个胃大弯的下部稍微鼓出一小块的蠕动胃。
  至于许老师会唱英文歌那是真的,记得在暑假前夕复习迎考的一个炎热的夏天,那个时候教室里没有电风扇,没有空调,同学们热的昏昏沉沉,只有七、八个人在坚持看书。许老师来了,他说要给我们唱首歌,哇!同学们一下子来了精神。歌声很美!可惜全是英文我没能听懂,但他唱歌时的神态我一辈子也忘不掉。他唱歌的时候声音很轻,因为隔壁正在上课;他唱歌的时候双手捏着拳头,边唱边用拳头打拍子;他唱歌的时候微微弓着背还点着头,因为他不是蒋大为李双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不知道表演时需要挺身收腹提臀扬眉。我当时坐在第一排,兴奋地听他唱着,听着听着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不肯吃饭,于是外婆给我念儿歌,外婆的普通话蹩脚的要死,但余音及其珍贵,因为在我长大后考进卫校之前,她老人家早已驾鹤西去。
  有人说光阴似箭,人生苦短,也有人说日月如梭,岁月如歌。离开母校32年了,虽然从未回来过,但记忆里一直和老师们在一起。感谢啦,亲爱的老师们,我的班主任王老师、副班主任徐老师、生物老师李老师、生理老师杨老师、生化老师曹老师、语文老师倪老师,……还有本文主角许老师,你们是我永远忘不掉的记忆。
Copyrights ©2014 http://medicine.zjxu.edu.cn 嘉兴学院医学院版权所有